當前位置: 首頁 » 新聞頭條 » 企業資訊 » 正文

曝生鮮電商許鮮進入清算 是什么摧垮了它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7-07-06  瀏覽次數:902
核心提示:生鮮電商許鮮倒閉糾紛持續發酵。7月3日,許鮮內部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,許鮮已進入清算環節,有部分員工被堵在了許鮮的倉庫內

生鮮電商許鮮倒閉糾紛持續發酵。7月3日,許鮮內部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,許鮮已進入清算環節,有部分員工被堵在了許鮮的倉庫內。截至目前,許鮮線上系統已經癱瘓,自營門店開始閉店。從最初用自提、低價等噱頭打開市場,到如今傳出供應鏈斷裂、融資失敗等消息,許鮮演繹了一場生鮮電商由盛而衰的發展歷程??v觀生鮮電商行業,供應鏈斷裂、融資失敗已然成為致命點,各大生鮮電商平臺惟有尋求“變法”才能破局。


系統癱瘓蔓延至線下


就像倒下的多米諾骨牌一樣,許鮮的糾紛接二連三地上演。從線上蔓延至線下,從系統癱瘓至門店關閉,再到會員金額被無故清零,有關許鮮的危機愈演愈烈。7月2日,北京商報記者從多位消費者處了解到,許鮮已經將會員賬號內的余額清零,即使顯示退款,消費者也一直無法收到返還的金額。許鮮微信客服則稱,許鮮App中的余額會返還至會員原支付賬號,而官方從未對外公開發聲解釋上述原因。



在余溫還未消退的“6·18”大促期間,許鮮剛剛通過“買儲值卡贈會員”活動吸納了一筆資金。根據許鮮官方微信號“許鮮”和“許鮮優品生活”顯示,在6月16日和17日,兩個微信號陸續推出充值業務,買儲值卡贈會員,充200元至1000元送1至12個月的會員。很多消費者反映,自己正是因該活動辦理了儲值卡,存儲金額少則幾百元多則幾千元,而成為許鮮會員后,產品單價僅低于原價1元左右,如今儲值卡也已經被清零。截至目前,許鮮只有“全國送”業務正常運營,仍可以為下單的消費者配送水果,但品類有限且配送速度明顯放緩。


在此之前,許鮮已陸續關閉自營門店。6月30日,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,許鮮位于建外SOHO的許鮮up優品便利店已經開始甩貨準備閉店。店門口貼出“全部半價”的通知,店內僅剩少量零食,已不見許鮮平臺主要售賣的水果品類,大量商品從展柜撤下擺放在地上,展柜幾乎空置。該門店的工作人員對北京商報記者稱,接到許鮮總部通知,門店因為裝修即將關閉,30日是最后一天營業。至于何時重新開業,該店員表示不清楚,總部沒有細說,只是讓等通知。7月2日,北京商報記者再度來到該門店發現,門店大門緊閉已經上鎖,店內所有的貨架均被清空。許鮮自線上系統癱瘓后,危機不斷升級。


供應鏈與融資斷裂


生鮮電商的運營一直環環相扣,從線上系統持續癱瘓,到線下自營門店開始閉店,種種現象折射出許鮮當下的艱難處境。雖然許鮮系統從6月28日癱瘓至今,官方一直不曾對外公開發布聲明,有媒體報道稱,許鮮CEO徐晗表示公司并沒有倒閉,屬于正常的業務調整。但有業內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,許鮮供應鏈斷裂,難以支撐當前業務,是許鮮此次事件的導火索。上述人士還表示:“許鮮80%的水果都來自新發地,只有少部分是原產地直采”,能否搭建優秀的供應鏈體系,影響著生鮮電商的定位以及產品的品質。


而供應鏈斷裂的背后又與融資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對于目前的生鮮電商來講,仍舊需要通過不斷地融資進行造血,以獲取更多的市場話語權。據公開資料顯示,許鮮從2014年創立至今,公開的融資記錄有兩輪,2014年9月獲得數百萬元天使輪融資,2015年完成數千萬元A輪融資,但具體金額均沒有公開,此后許鮮也沒有對外宣稱新的融資計劃。而活躍的生鮮電商則不斷融資,今年1月,每日優鮮完成1億美元C輪融資;去年11月,易果生鮮完成5億美元的C+輪融資,雙方將融資投入到完善供應鏈、建設物流團隊、引進人才等方面。融資能力映射著電商平臺的造血能力,畢竟燒錢又難盈利的生鮮電商仍舊需要龐大的資本做支撐。


一位不愿具名的生鮮電商創始人對北京商報記者稱,融資仍舊是生鮮電商求發展的最直接方式,只有融資進行到C輪以后,平臺才會達到一定體量,才可以逐漸放緩融資速度,如果A輪融資結束后一直沒有更新的融資狀況,意味著資本方不看好團隊和經營模式,隨著生鮮電商入局者增加,以及資本方經歷了O2O從興起到驟冷,對生鮮電商的投資已經變得更為理性。


該創始人強調,對于初創項目,效率是投資方衡量價值的標準,平臺能否在采購端、倉儲端、配送端、流量端等方面提高效率,不斷降低損耗、降低成本從而獲取更多的利潤,才是平臺獲取資本青睞的關鍵?!叭绻脚_難以提升效率,資本的熱度就會降低,項目自然要戛然而止?!鄙鲜鋈耸繌娬{。因此供應鏈斷裂、融資失敗是壓倒許鮮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

自提模式難復制


對于創業公司,融資是一張晴雨表,能否拿到融資以及融資速度的快慢,一定程度上代表著市場的認可度。與其他生鮮電商相比,許鮮的自提模式多少有些“個性”,在生鮮配送尚無規律可循的2014年,許鮮的確用該模式成為行業熱議的焦點。


一位投資界的人士表示,在生鮮電商冷鏈配送尚處于初級階段時,許鮮的提貨點的確對資本有很大的吸引力,一度被認為可被復制,以此解決生鮮電商的配送難題。有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也認同上述觀點,稱許鮮開創生鮮的自提模式在當時的確有較高的認可度,但隨著近幾年O2O服務不斷下沉,消費者更青睞上門配送服務,同時生鮮電商逐漸完善冷鏈配送體系,物流“最后一公里”也不再是短板,生鮮配送成本、折損率隨之降低,配送模式也就成為生鮮電商的主流,自提模式反而增加了消費者負擔。


門店自提業務并非完全行不通,隨著實體店面升級,果多美和百果園紛紛觸網,并即將開通門店自提服務,意在打通多渠道經營。中國電商研究中心主任曹磊稱,全渠道是生鮮電商發展的必然趨勢,線上與線下的融合可迅速補足渠道間的短板。但許鮮在線下渠道的自提模式,從校園復制到超市、便利店、報刊亭、網吧等原有線下店時,則困難重重。一位生鮮電商創始人對北京商報記者稱,自提模式在校園的確可行,但難以復制到校園以外的地區,一方面,校園的人口密度高,相同范圍內市場消費力度強;另一方面隨著提貨點走出校園,客群開始出現差異,客群對商品的品類、價格的訴求不同,商圈與社區的人口密度低,對布點的要求變高,也增加了許鮮自建提貨點的運營成本。


生鮮電商頻繁死亡


或將倒閉的許鮮,只不過是成為了死亡生鮮電商名單里的新成員,進入2016年,無論是市場加速淘汰還是資本更為理智,一大波生鮮電商進入了死亡的快車道。據不完全統計,2016-2017年,已有如鮮品會、菜管家、美味七七等14家生鮮電商企業陸續倒閉,縱觀這些倒閉的平臺,融資斷裂幾乎是共同因素。


2016年4月,上海本地生鮮電商平臺美味七七宣告倒閉,這家曾經獲得亞馬遜中國2000萬美元入股的明星創業項目,并沒有熬過瓶頸期,最終死于資本斷裂。美味七七為提升平臺的服務質量,一度嘗試自建網點和倉儲,并推進“1小時速達”服務,消耗了美味七七在原有供應鏈和毛利的優勢,最終被亞馬遜和其他資本拋棄。同年7月,生鮮電商青年菜君也因投資人“跳票”導致融資未到賬,致使資金鏈斷裂,公司資金無法周轉,平臺被迫倒閉。青年菜君融資履歷同樣光鮮,2014年獲得梅花天使創投和九合創投的1000萬元A輪融資, 2015年完成包括真格基金在內的數百萬美元融資,最終同樣因高成本難盈利成為資本的棄兒。


如今,生鮮電商已然是冰與火共存的地帶,各梯隊的生鮮電商都在尋求更強大的資本后臺,不斷分割生鮮電商市場,易果生鮮、每日優鮮、天天果園、我買網分別投靠了阿里巴巴、騰訊、京東和百度,以獲取更多資本與流量的支持。天貓、京東綜合性電商平臺也加速切入生鮮市場。而剛入局的生鮮電商則尋求更為垂直的發展模式,例如首農電商、果時匯標準化了宅配市場,定制高端和精品的產品路線。


 
 
[ 新聞頭條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
 
推薦圖文
推薦新聞頭條
點擊排行